一朝风月,万古长空。

我真正意义上的接触佛学是在2005年看南怀瑾先生的《金刚经说什么》,以及圣严法师的《正信的佛教》,被电到的那种感觉后,开始关注佛学和研究佛学,研读《金刚经》、《般若波罗密多心经》等经典,皈依了上师第七世佐钦仁波切。在这个过程中,个人的人生态度有了很大的变化,趋于平静淡然,我本易激动和不安的灵魂有较大改变。这是我学习佛法的第一印象。

大多数人认为我是信佛,事实上是学习佛学。
真正的佛教是怎样的,真正的佛法是怎样的,我想需要去从佛经中理解。不在于烧香,更不在于拜佛。临走时师傅说过的话,我仍旧记得:

“我希望日后,如果你们去寺院上香礼佛,不要求平安不要求富贵,你们心中应该默默发愿,以佛陀为榜样,学习他,学习佛法,最终证得解脱,做到出离。”

而真正对于那些开口便说迷信的人,可以一笑而对之。你自己从佛学里体验到的才是真实的。
人生的意义并不在于占有什么,而是从生命中体验到什么。
而佛学能给你的是,灵魂生活的体验。

在身灭的那刻,物质生活里得到的都会幻灭,精神生活里拥有的失去大半,惟有灵魂生活里体验的会不灭。

日本禅宗有个故事。
两个日本和尚走在路上。他们来到一条涨水的河旁。一个年轻漂亮的日本女郎穿着和服站在河边要过河,但是看着湍急的河水一筹莫展。
一个和尚说:“我可以帮你吗?”
女人说:“我想过河。”
和尚抱起她,把她扛在肩上,过了湍急的河流,把她放在对岸。他和同伴就继续往庙里走。
那天晚上,他的同伴对他说:“有个事我得跟你说道说道。作为和尚,我们已经发过誓的,对于妇人连看都不可,更不要说碰她的身体了。今天过河的时候,你看了而且碰了。”
另一个和尚说:“老兄,我已经把她放在河对岸了,可是你还在头脑里抱着她啊。”

有佛曰:见身无实是佛身,了心如幻是佛幻。了得身心本性空,斯人与佛何殊别?其实放下,对红尘纷扰中的纭纭众生而言,何其难啊?
无天,无地,无我,无心。无不是真纯,无不是真我,无不是真天地。
唯有性空,即心即佛。

万古长空,一朝风月。这要有着何等的胸襟和智慧。而我还在这里为着生活中的琐事以及自以为是的看不起人的不好心态纠结,很惭愧,我很惭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