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 Pluie de Novembre

天还没亮就起床了,为了抢VP的DECL?OR,结果呢,想要的好多都没有,买了两个COFFRET,一个精华。然后,天还是没有亮。再然后,我就写下了这篇日志。

十一月,大风,大雨。这风刮的,感觉睁眼整个城市就会消失不见。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思乡的情绪特别重。更怀念的,是北京城的四季,从紫薇开花,到梧桐落叶。怀念自己为了买几块钱的东西,从新街口坐地铁到工体,再从工体打车回到新街口,还乐此不疲。曾经有个朋友说过,“当一个人开始陷入回忆,她/他不是在老去,就是要离去”。每次想到这句话,总觉得太伤感了。

我想,我应该是在老去。

眼下遇到的琐事不少,倒是对生活没有造成影响,只是对自己有了很多的反思。自己一直认为,由于出生在一个外人看来非常显赫的家庭,1成人之下,9成人之上,从小耳濡目染了太多的阿谀奉承,以及一个人可以如何的备受瞩目与推崇,而一些人又可以如何的低三下四。从小便觉得这是非常无趣的一件事情。所以自己总是一意孤行,想说什么做什么无所顾忌。想买什么就买什么,买回家了不喜欢就送给喜欢的人。貌似这是大方吧,我以前也是这样认为的。但现在不是。因为太多东西,想得到就得到,于是学不会珍惜。

小时候,爷爷就常说,“别人可以不讲道理,但是我们不可以不讲道理”。这句话我一直都记得,也一直在遵循着,挺快乐的。因为我的出发点是:你们这些人和我根本不是一个可对话级别的,我没有那个功夫和你们产生交集。爷爷的意思,是在融入人群里,要学会包容,严于律己,宽以待人。我却曲解了这句话背后的意思。好在,至少字面上,我做得很好。

长大后,也慢慢发现,永远活在自己的世界里,终究是要付出代价的。每一次去考虑别人的思维模式的时候,总是习惯用自己的习惯去判断。其实绝大多数人都有这样的习性,只是有的人是以保护自己为出发点,首先考虑最坏的;有的人,首先考虑的则是,他人不会这么不讲道理的,他们是好人。我就属于后者。很遗憾,尽管父亲总是告诉我,不要轻信人… 我也总觉得他多虑了。其实,很多时候,我们真的应该多听听那些手把手把你养大的人的话,他们或许在某个层面而言,比我们自己更了解自己。

对于很多事情的结果我从来都是不太在意,有人说我是个不负责任的人,有人说我是看的开涵养好。其实都不是。这两种说法本身就不是对立统一的。从最最自私的角度来讲,善待和宽容一切人,最终是善待的我们自己。

所以,无论是现在还是以后,我都会感谢那些被我轻信最终却又让我惊讶失望的人们,是他们教会了我要更加的包容和释然。

我也依旧相信,种不好的人,那是累生累世积累的福报不够,此生才会出生在某一个固定的家庭,外表会有美丑相当,身体会有健康疾恶,命中会富贵或平庸或贫寒,生活会相对的风调雨顺或相对的崎岖坎坷… 如果在几年前,或许我会说,这种人活该,基因不好,血统不好,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的孩子打地洞… 我罪过啊,犯下了多少的口业,中了多少嗔心的毒。

只是如今,我会希望这样的人生活的更好,不要疲于奔命,累心,就为了与人计较一些所谓的利益。发自内心的,希望他们能生活的简单快乐,安详。因为认真想想,其实他们应该属于被怜悯的人,此生已经如此,只能希望他们会越来越好,对于这样的人,我们应该更加的心怀慈悲。并祈求日后他们能够多种福田,埋下善根。如果有一天,他们可以积累足够的福报,有着一颗澄净的心,我想,这比什么都重要。因为那时候他们的担心安详和喜乐是买都买不来的。

由心底而生的对生活对周遭一切人的欢喜与喜爱,才是真正的幸福安乐。

十一月的大风,大雨,唤醒了沉睡昏迷的我,睁开双眼,城市依旧还在眼前,但心已在万里云之上。

“以大悲心知时间,普见一切世间己。”

在世人的身上看到种种喜怒哀乐,情仇恩怨,似乎也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他们还在为世事所困忧和烦恼,自己曾经又何尝不是这样。只是现在的自己,已经扔掉了我执,远离了颠倒梦想,看着这些仍旧还在苦苦经营的人们,心中怎能不生出怜悯的悲心?常常这样想想,人会豁达很多的。

随缘,随喜。

这篇文章来自 拉姆家 IMZHI,地址 La Pluie de Novemb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