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说还休

你总爱穿上那件
印着列农的衬衫
总是一天一天
不厌其烦举起你的伞
你总爱坐在路边
看着车来和人往
总是对着沉默的人们
发出些声响

麦克你曾经远远飘荡的生活
象一只塑料袋在飞翔
麦克你曾经象一条船
长满了离离贝壳显得荒凉
麦克你再度回到这城市
可曾遇见旧日姑娘
头上插着野花
身上穿着嫁妆

你总爱摊开纸牌
算那杯清水和女孩
总是一遍一遍
不厌其烦想她们的未来
你总爱攥着一把
冻得冰冷的钥匙
总是对着厚厚的墙壁
转过身发呆

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这篇文章来自 拉姆家 IMZHI,地址 欲说还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