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然

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
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 ──
你不必讶异,
更无须欢喜 ──
在转瞬间消灭了踪影。

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
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
你记得也好,
最好你忘掉,
在这交会时互放的光亮。

旧诗新读,其意亦异。

始终相信,缘分就是对的人,对的时间,和对的地点;是极其自然的,没有纠结的发展。

可遇,而不可求。

这篇文章来自 拉姆家 IMZHI,地址 偶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