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处可漂泊

片片黄叶落在街头 ?忍不住的秋
关於我和他的故事 ?忍不住的我
曾经我对自己承诺 ?爱他到最后
情到深处人生如梦 ?悲喜都无由

有缘才能相逢喝一杯酒
如果你是我的朋友 ?别问旧伤口

有缘才能相逢喝一杯酒
只有你是我的朋友 ?陪我到最后

不想多说我的伤痛 ?说也说不透
一生寂寞早就注定 ?陪我一起走
不要劝我及时回头 ?我别无选择
情到深处青春如风 ?坐看人消瘦

情到深处岁月如酒 ?醉过方罢休
何必问我何去何从 ?处处可漂泊
花自飘零水自东流 ?人从此沉默
爱有多重情有多浓 ?只有自己懂

故事,只有经历过的人才会懂。

听故事的人,永远只是一个听故事的人。

讲故事的人,早已留在了故事里。或许在很久很久以后,突然想起曾经讲故事的故事,于是开始讲述一个讲故事的故事。

人生有多少故事。

就像一夜会有多少场梦。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突然想起《高山上的世界杯》快结束时,老喇嘛说的话:

“如果困难是可以解决的,那么为什么要不快乐?如果困难解决不了,那么不快乐又有什么用?”

Regrets, I had a lot.

这篇文章来自 拉姆家 IMZHI,地址 处处可漂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