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时光机器

关于晒黑那点事儿

最近太多太多的人再跟我提这个话题。 翻来覆去说的话太多了,就琢磨着干脆简单的写一篇文章出来,大家都一起分享把。 晒黑在一定程度上可逆的,光老化是不可逆的。今儿不聊光老化,就说说很多人最最最在意的:晒黑。 上周自驾去阿坝藏羌族自治区,一路沿着若尔盖草原,途经郎木寺,入甘南,到西宁,继续一路向西到了青海湖和茶卡盐湖,再折返到甘肃兰州,原本是要继续向张掖和敦煌出发的,由于一些其他原因,便直接从兰州返回了。 其实今年这个马年对于我来说,算是防晒做的追不到位,也是出游次数最多的一年,平均差不多每个月都在各种晒,从年初的自驾云南开始,二月甘孜藏族自治区,三月大理洱海,四月泰国清迈,五月西安和重庆,六月上海,七月半入藏区,这不今天晚上又要去昆明了,八月中旬打算去腾冲,九月是新都桥和丹巴,十月可能是欧洲,十一月或许台湾,十二月一月可能考虑大溪地…… 还在计划。共同点就是:总之避免不了各种晒——因为我去的地方,无论是春夏还是秋冬,都是紫外线非常强烈的地区。 真是马年马不停蹄。

改良版家常回锅肉

入夏了胃口都不太好,可以有一份让人胃口大开的下饭菜这个时候就特别需要啦。最好是一份菜就够,荤素都能搭配到一起,省事也简单。 喜欢家常川菜口味的煮妇们,可不能错过了给自己爱的家人一份温暖的下饭菜的机会咧,哈哈哈哈。反正肉也不长自己身上哈哈哈。 言归正传:这个是我瞎摸索着改良后的四川回锅肉,口感比较家常,是根据我自己的口味爱好来搭配的,仅供参考。 四川的回锅肉,顾名思义,就是肉需要“回锅”,不是切片下锅直接翻炒。 做回锅肉,首先,你得有一块肉。 还得是一块五花肉(我自己偏好肥厚的口感,所以,选择的不是那种瘦肉特别多的肉)。

不过一场梦

几天前,一个多年不常联系的老友和我在网上聊天。 从前的我们走的挺近,一起吃喝玩乐,一起泡美容院,一起找人看八字,一起找人改名,etc. 这姑娘,出国时间和我差不多,可她到了澳大利亚才几天,就不顾一切的要回国,于是呢,她就回国了,offer不要了,交出去的钱不要了,或许会完全不同的另一个未来,也不要了。 闲话扯家常,扯护肤,扯保健,扯减肥,后来扯到了我皈依这件事儿。 这事儿说来非常的戏剧化。走了很多路,在中国的版图上,从北向南,再向西,拜访了诸多寺院,从显宗到藏传,只为了求的属于自己的缘分,能够找到以为具德上师而皈依三宝。可人生却总是喜欢和你捉迷藏,不是师傅已云游远行,便是各种阴差阳错,而不得已的不了了之。 后来我放弃了,继续持着没有经过传承的绿度母心咒。 一个偶然的机会,托了当时还在英国LSE的哥们儿帮忙,找一个在成都的靠谱男生伪装成我的男朋友去见另外一个纠缠的人。LSE这哥们,刚好有一个非常好的朋友,才从CHICAGO回国不久。于是就这样,人家也愿意帮我这个忙,便认识了这个男生。

关于“拉姆家”

开始做代购了,说实话,特别忐忑。 事实是除了基础的保健品外,对于各种护肤彩妆我总是按照自己的意志去淘货,淘到的几乎都不是淘宝上流行的,甚至淘宝上没有的,于是一不小心就成了首发。 家里那只峨眉山的猴子说,没关系,你就安心的做你的冷门代购,懂得的人自然会懂,跟风去卖一些你自己没用过也不了解的产品,卖的再好,却也违背了你的初衷。 所以,还是坚持自己一直以来所想所念,只希望通过代购给有需要的人带来一些微不足道的帮助,这也算互助互利吧。我不会说什么我多么全然无私,我当然会计算利润,尽量以自己能接受大家能接受的最低利润代购。 也算是对自己的一个交待,做自己爱做的事,热情一直在,什么就都不再是困难了。

四物汤和我的面色无华

开篇先不提四物,实在忍不住要说说家里那头牛。从前总是在逗他的时候称他为“小瘦猴”,最近突然觉得这人已经俨然一副才从峨眉山出来的样子,肥就一个字…… 尤其是在看了延参法师三年前在峨眉拍摄的那个超级萌的视频后,每次看到家里那头牛的样子,总控制不住开始唠,这又白又胖的峨眉肥猴啊。说真的,那啥,你要再不减肥,我直接把你发到峨眉拔毛去! 近来酷暑难耐啊,吃的生冷食物加起来得有好几十公斤了吧。不夸张,真的一点不夸张,只有算少的。什么500g一盒,1000ml一盒的冰淇淋对于我来说,一次解决一盒都还意犹未尽。 所以说啊,佛语道“万法皆空,因果不虚”!哪怕是细小到饮食起居的小小点滴,都有它固有的报应。报应,这个词原本是中性的,善有善的报应,恶有恶的报应,简称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涅盘经》:”业有三报,一现报,现作善恶之报,现受苦乐之报;二生报,或前生作业今生报,或今生作业来生报;三速报,眼前作业,目下受报”。 报或报应的字眼本身不应该有任何偏颇的含义的。只是人们习惯了说“哎呀,遭报应了吧”之类的话,于是,报应这个词便逐渐变成了有所指的恶报。 冰淇淋吃多了,我的“恶报”也来了…… 多年不来的痛经姐,这次可把我给折磨惨了,太惨了…… 早些时候,我吃过鹿胎膏,后来知道这东西有多么的残忍,吃素多年,却吃鹿胎,我真的是太作孽,这么直白的名字,我怎么就二到不知道所指为何物;后来吃阿胶,结果又是驴皮,所以,现在连固元膏这样的东西都戒了。 可我没有好好的调养,本来血虚就严重的一定的地步了,气虚也一直没有认真的去调。四物汤,多年前就听说过,没兴趣,因为要自己煮。这里顺便说一下吧,所谓的四物汤的茶包,真的,别太较真了,没明显的效果是意料之中的。

大家都是丑奴儿

小孩子都会背的词,还是要过得了一些个岁月才能真的明白。 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 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如此一开了头,何时又是个尾呢?

后印象主义之Toulouse Lautrec

一个月前参观了位于Albi的Henri de Toulouse Lautrec(亨利·德·土鲁斯·罗特列克)画廊。以前只知道后期的他特别喜欢描绘Moulin Rouge(红磨坊)里那些特殊女孩子们的日常生活,他的主要作品集中于油画和石版画。人物的描绘几乎占据了所有的主题(早期的马儿例外)~~ 羅特列克是個膚色黝黑、個子矮小的人,令人聯想到侏儒:他的上半身和他的大腦袋的重量好像在擠壓著他的下半身,他的雙褪彎曲……。總之,他是個長得滑稽可笑的矮子,回想起他的人似乎都有著這種印象。在大眾的印象中,普遍存著他的這種形象,特別是在 1952 年,約翰.休斯頓﹝John Huston﹞給他和巴黎的「紅磨坊」﹝Moulin Rouge﹞拍了一部電影之後,更是如此。但整體說來,法國群眾對這位矮小但偉大的藝術家並不乏尊重。他在上世紀末的巴黎大街上漫步,衣著打扮無懈可擊:禮帽、手杖、潔白的硬胸;他爬上紅磨坊的高椅子和日本的長沙發;他出入「費爾南多」馬戲團;他工作;他偶而去幾家妓院尋歡、聊天、和姑娘們嬉戲。 總之,羅特列克的這種形象,完全符合充滿活力而又粗俗的巴黎夜晚。在這樣的巴黎,他找到了對抗命運的良方,找到了能夠容納各種人痛苦和提供他藝術的營養劑。 Lautrec在poster(海报)在整个广告史上应该也算是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日本浮世绘的风格对他的海报创作影响很大,粗犷的外轮廓和平面构图的简化结合,和谐的色彩着重于理念的表达…… 整个一浪漫主义。只是历史上,无数的艺术家在其艺术创作初期都是极度受排挤的,甚至在其逝世后的一段时间内也是得不到认可的,只因其创作风格和学院派大相径庭…… Toilette – Henri de Toulouse-Lautre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