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血虚

四物汤和我的面色无华

开篇先不提四物,实在忍不住要说说家里那头牛。从前总是在逗他的时候称他为“小瘦猴”,最近突然觉得这人已经俨然一副才从峨眉山出来的样子,肥就一个字…… 尤其是在看了延参法师三年前在峨眉拍摄的那个超级萌的视频后,每次看到家里那头牛的样子,总控制不住开始唠,这又白又胖的峨眉肥猴啊。说真的,那啥,你要再不减肥,我直接把你发到峨眉拔毛去!

近来酷暑难耐啊,吃的生冷食物加起来得有好几十公斤了吧。不夸张,真的一点不夸张,只有算少的。什么500g一盒,1000ml一盒的冰淇淋对于我来说,一次解决一盒都还意犹未尽。

所以说啊,佛语道“万法皆空,因果不虚”!哪怕是细小到饮食起居的小小点滴,都有它固有的报应。报应,这个词原本是中性的,善有善的报应,恶有恶的报应,简称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涅盘经》:”业有三报,一现报,现作善恶之报,现受苦乐之报;二生报,或前生作业今生报,或今生作业来生报;三速报,眼前作业,目下受报”。

报或报应的字眼本身不应该有任何偏颇的含义的。只是人们习惯了说“哎呀,遭报应了吧”之类的话,于是,报应这个词便逐渐变成了有所指的恶报。

冰淇淋吃多了,我的“恶报”也来了…… 多年不来的痛经姐,这次可把我给折磨惨了,太惨了……

早些时候,我吃过鹿胎膏,后来知道这东西有多么的残忍,吃素多年,却吃鹿胎,我真的是太作孽,这么直白的名字,我怎么就二到不知道所指为何物;后来吃阿胶,结果又是驴皮,所以,现在连固元膏这样的东西都戒了。

可我没有好好的调养,本来血虚就严重的一定的地步了,气虚也一直没有认真的去调。四物汤,多年前就听说过,没兴趣,因为要自己煮。这里顺便说一下吧,所谓的四物汤的茶包,真的,别太较真了,没明显的效果是意料之中的。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