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Vitacost

卸妆养肤两不误:甜杏仁油

归本溯源:植物基底,以油养肤中简单的提到了一下使用植物油卸妆。

关于这个问题,各有各的说法。总的来说大概分三类:

1,纯植物油不能像卸妆油那样乳化,所以不能用作卸妆清洁;

2,纯植物油可以通过添加tween 20或者tween 80(吐温)来实现乳化;

3,以油溶油才能真正实现有效清洁,并避免了各种表面活性剂的刺激,做好第二次清洁就没问题。

对于aromatherapy,我绝对是个门外汉,但也绝对是个爱好者。从未深入,却也并不是浅尝辄止。谁叫我就好这口呢,凡是跟这臭皮囊相关的一切…… 也知道人的生生世世不过只是不断的换“房子”,所谓“身如客舍,心似旅人”。但还是没办法,就执着到放不下啊放不下。

对于第一种看法,不是特别赞同。中学化学就学过,真正能够溶解油脂的成分就是油本身。当然,在卸妆和面部清洁这个环节,我们并不需要去“溶解”油脂,我们需要的只是清洁掉它们。虽然植物油不能够乳化(在没有添加任何化学成分的情况下),但它确实可以清洁皮肤表面的各种化妆品,防水的防晒产品以及日常污垢,这点我一点都不怀疑。至于有不少的人使用植物油卸妆产生了粉刺,脂肪粒或者痘痘,这和植物油的本身并没有直接的关系,更多的是在选择油品或者种类以及使用方法步骤上的不合适导致;

第二种看法则是很多DIY卸妆油的芳疗爱好者或一般的爱好者喜欢采用的方法:添加吐温。关于吐温,我想没有办法比以下的这段转载自一个芳疗大人翠翠博客更能清楚明白的阐述了:

我们先来看一看常见的卸妆油配方吧:一般都是油+表面活性剂,其中表面活性剂的比例从5%到10%不等,甚至还有更高的,分别说说这两种原料。 油不是一个完全安全的因素,因为我看到很多人都说超市的食用油便宜又大碗,比买芳疗级别的冷压植物油划算多了。实际情况是食用油为了延长保质期,通常会采取加氢的方法将他们转化为饱和的不容易氧化的油,在这个过程中,植物油清爽、易吸收、不堵塞毛孔的特性也随着加氢而消失了。 另一个重要原料表面活性剂也是重要的罪魁祸首。现在广泛流行的配方中用的表活通常是吐温,不管是吐温20还是吐温80,都是化学工业上一种常见的表面活性剂,曾经也用在化妆品行业中,后来发现它的危害之后就已经很少用了,但是那些diy配方仍然孜孜不倦的教大家使用吐温。

说说我知道的关于吐温的事情吧:听动妈讲过,它有一个在生物化学中的用途,就是用来打碎细胞膜,来提取细胞内的活性物质,这个浓度只需要很低(具体数值我闻过了,低于1%)就可以实现了。大家可以对比一下配方中的浓度,再看看吐温的作用,就知道自己的皮肤为什么受损了,细胞膜被打碎了,角质层的细胞遭到破坏,面部皮肤失去了一道天然屏障,水分流失就在所难免,当然再怎么补水也没用了。 另一个关于吐温的是:在很多美容院里面,为了让毛巾容易清洗,会在客人的按摩油里面加入吐温。一般客人一个星期可能做一次,影响不会立竿见影,就算是影响了,还能趁机推销一下其他抗敏感产品呢,但是美容师就惨了,由于天天接触含有吐温的按摩油,导致很多美容师的手都溃烂了,最后只能带上塑胶手套服务。

Continue reading

脂溢性皮炎之自救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太阳穴旁两鬓的头皮开始发痒,然后蜕皮很严重。起初以为是头皮屑,后来发现头皮很红,不碰它都很红,并且呈现病理性的蜕皮,还伴有糠状的硬皮屑——在多番的了解询问调查后,确诊为脂溢性皮炎。

对于我个人而言,遭遇这个问题是再正常不过了:总是用烫猪皮般高温的水洗头,很少吃米饭,睡眠少,压力大,轻度神经衰弱,挑食,喜好辛辣,甜食偏多,洗头过于频繁,洗发产品尽量温和。不推荐用什么采乐之类的,用吧,用吧,一旦不用那就好玩儿了:天天跟你的头皮玩儿…… 比较推荐LUSH的啤酒香波,以及WELLA的1.5 Energy Shampoo(下图,左边绿色那个;右边那个还没有开始用,属于REPAIR系列,感觉对于我这种非正常状态头皮的人来说还是暂时不要碰的好)。事实上,WELLA更适合恢复期使用,如果正处于比较严重的时期,最好的方式就是尽量少的洗头,真的,很管用。这段时间有点煎熬,对于我这种向来是每天必洗头的人而言,心理上完全接受不了,不过后来我对自己说,别嫌自己恶心,如果不控制,将来就是别人嫌你恶心,比如,风一吹,露出那又红又蜕皮又结壳的头皮…… 抖一抖,散落白雪一地。 Continue reading